日前,凯风网爆料,香港明镜新闻网的一名博主在帖子里提到,号称“民运精英”的王丹近日对法轮功发飙,斥责法轮功网站编造的谣言太离谱。众所周之,“民运”与法轮功虽是两个不同的组织,但他们反共反华的立场高度一致,因此他们不仅在舆论上相互支持,相互补台,而且在行动上也相互呼应,相互站台。“民运”组织重要骨干王丹站出来斥责法轮功造谣离谱,实在有些匪夷所思。但深入探究发现,其实也在情理之中,法轮功造谣确实已经让很多人越来越难堪了! 
      ——法轮功造谣让他的“小伙伴们”越来越难堪
   “民运”、“台独”、“藏独”、“疆独”,这四个组织,由于跟法轮功反共反华立场上的一致,成为法轮功在国际舞台活动的“四大盟友”,一直暗中相互支持,相互配合,相互利用,相互呼应,事实上已形成了“你中有我”、“我中有你”的局面。如吕秀莲曾出席 “法轮功亚太地区交流会”并发表讲话,达赖曾参加“法轮功”组织的“法轮大法周”活动,王丹,王军涛等民运骨干参加法轮功的活动。但是法轮功不停造谣,而且所造谣言之低劣也让这些组织感觉到由衷难堪。
     为了造谣,无中生有,张冠李戴、凭空捏造、恶意炒作、移花接木等等低劣手段,法轮功可谓用到了极致。就拿法轮功所造的“三退”谣言一事,便可管中窥豹,2005年1月12日,法轮功推出“三退”闹剧以后,“三退”数据一路飙升,截止目前,竟然已经超越2亿人,相较中组部今年6月30日公布的截止2014年年底中共党员8779.3万的总人数,足足超了1倍多。这个过程中,“三退”对象的荒诞,“三退”方式的荒谬,“三退”途径的荒唐,让法轮功这一闹剧成为了天下笑谈,也让法轮功的小伙伴们觉得脸上无光,甚至备觉与之为伍是种耻辱,搞不好“逮不着狐狸,反惹上一身骚”。香港明镜新闻网的博主也在帖子里提到,对于法轮功长期编造谣言,王丹前不久在脸书上发状态就对这种问题进行了批判。这无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们对法轮功的态度,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法轮功在他们这些“盟友”中所处的尴尬地位。
      ——法轮功造谣让反华势力越来越难堪
      法轮功虽然在中国国内基本上没有了活动空间,但在国际上却一直形如鬼魅般的存在。应该说,这与国际反华势力对法轮功的支持与纵容密不可分。一些国家和组织通过有关机构向法轮功邪教组织秘密提供活动经费。仅美国国际开发署一家就曾拨款2000万美元。当然,这种支持与纵容是有前提的,那就是必须要成为他们手中反华棋子。这一点,法轮功当然心知肚明。于是乎,造谣抹黑中国党和政府成了法轮功宣传的首要任务。但谣言毕竟是谣言,事实永远是谣言的天敌,造谣或许能在一时掀起了一些恶浪,但到头来却往往是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”。
      2006年。法轮功组织抛出苏家屯“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”的惊天大谣,谣言一经推出,便在境外产生了不小的震动,国际上一些主流媒体也开始跟风炒作。为了澄清真相,中国政府主动邀请中外媒体来到法轮功所指的“集中营”所在地采访。谣言很快被事实揭穿,连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肖恩·麦克康玛克(Sean McCormack)经派员实地查看声明,美国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法轮功的“活摘器官”指控。更加耐人寻味的是,由于法轮功的谎言太离奇,连在境外“民运人士”吴弘达也看不下去,公开给美国国会、媒体写信否认此事。这次炒作让法轮功在西方主流媒体中的诚信度受到了致命打击。此后虽然法轮功一直极力推动包括“活摘”事件在内的各类谣言的炒作,但基本上属于自说自唱,国际主流媒体很少再为法轮功的这个谣言组织站台呐喊。
      更为重要的是,不断的造谣也让西方民众更加认清了法轮功的本质,不光西方民众对因法轮功而滋生出来“法轮难民”、街头闹剧、滋扰游客等等越发反感,而且一些反邪教专家更是直指法轮功就是邪教,提醒所在国政府和民众对此保持警惕。如美国著名反邪教专家瑞克·艾伦·罗斯和新西兰著名反邪教专家希瑟·卡万都认为法轮功就是邪教。各国纷纷出重拳限制法轮功的传教活动。法轮功这个扶不起的“阿斗”,无疑让一直在极力扶植他的国际反华势力备感无奈与难堪。
      ——法轮功造谣让自己也越来越难堪
    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”,这也许是所有造谣者的最终下场。法轮功也不例外,由于谣诼遍地,最后造谣造得自己都是手忙脚乱,顾头不顾腚。“自宫门”、“秒杀门”、“删稿门”,此类由法轮功媒体自导自演的鲜活“闹剧”频频在法轮功中上演。如《惨烈大爆炸至少烧死100多人南京人惊魂一天》、《湖北省后湖农场政法委书记倪体军遭恶报》、《洪湖市邪党村支书(黄先军)遭现世报》、《河南省临颍县巨陵镇防范办主任郭占峰遭报惨死》、《诽谤大法的黄梅五祖寺方丈遭恶报》等等多篇文章被证实造谣后,法轮功不得不偷偷自宫了事。
      更有代表性还是法轮功鼓捣的“三退”闹剧。由于“三退”数字不断飚升,迅速并大大超越中共总人数时,法轮功也从当初的欣喜、得意,慢慢变得焦虑、不安和心惊肉跳起来。首先是法轮功媒体开始坐不住了。2013年3月28日,法轮功指导弟子修炼的第一媒体编辑部开始泼冷水,试图为“三退”除温,直言“可信度受到影响”,对弟子“劝三退”中“走形式”、“应付差事”、“取名大量重复”等大加指责,警告弟子们在“三退”问题上“必须严肃郑重!”。接着,“宇宙主佛”李洪志也开始坐立不安起来,在2013年5月19日在《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》中直接承认“中共X党没有那么多人”这一事实。竟然逼得“主佛”还给出来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解释,说“三退”数字多,“是因为包括退党、退团、退队、退休的”,“三退”变“四退”成了李洪志“黔驴技穷”与“掩耳盗铃”的自供状。
      当然,对于法轮功而言,造谣虽然让他们难堪多多,但又不得不造谣。不造谣,法轮功势必百无一用必遭抛弃,不造谣,弟子离散“主佛”必成光杆司令,不造谣,蒙不得人必成过街老鼠。但结局也许正如香港明镜新闻网这位博主所言,那就是“坐等法轮功自取灭亡”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郑 云     来源:凯风网


 

福州理工学院党建思政网  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 Free Version